注册论坛

Our blog

Desktop publishing

 

possibilities

Desktop publishing

 

Solutions

Desktop publishing

 

注册论坛

member login

本周热门

绍兴女孩只身赴坦桑尼亚做义工

2017-10-15 20:44

  钟心蕙就住在Fathaya家,她是Ameir惟一的妻子,这在当地不多见。

  她教当地人学英语。她说,她对当地人的意义,重要的不是教他们学英语,而是带给他们另一个世界

  22岁的绍兴女孩钟心蕙,是上海师范大学大四学生。日前,她打开邮箱时,叮咚,一封邮件跳了出来。信发自坦桑尼亚,一个遥远的东非国家。“Sophie,你好不好,我们在想你。”写信的是钟心蕙的一名学生。

  去年8月份,钟心蕙通过国际网站报名,孤身一人来到坦桑尼亚,以志愿者的身份,成为当地一家英语学校的支教老师。没有任何背景,来回差旅费自理,第一次出国,这个女孩的“”轰动了整个朋友圈,她在坦桑尼亚留下的“中国文化”冲击波至今也没有消散。

  “可能与父母从小的宽容、有关,我从小就很不安分,不想过那种一眼就能望到未来几十年的生活。”

  去年上半年,“不安分”的钟心蕙在浏览“国际沙发客”网站时,一个帖子跳入了她的眼帘。发帖人,正在招募赴坦桑尼亚的志愿者。钟心蕙怦然心动。

  钟心蕙的专业是对外汉语,“其中有一门课是语言学,我很感兴趣。”而坦桑尼亚的母语是斯瓦西里语,这是一种很小众的语言,在中国知之者甚少,“我很希望能亲自去考察一下。”而做志愿者显然是一种最有意义的方式,“给当地带来帮助,同时也了文化。”

  钟心蕙当即与发帖人取得了联系,却获悉,发帖人原来是坦桑尼亚的一家旅游中介机构,而介绍志愿者是要收费的,大约为一周四五百美元,这笔费用包括志愿者在当地的食宿费用。

  钟心蕙当即表示自己只是穷学生,承担不起这笔费用。她的家在绍兴市区城东一处公寓里,父母收入一般,并不是有钱人家。

  多次联系后,对方Mamasara女士被打动了,决定帮助钟心蕙。她最终联系了一份不需要付费的差事到位于坦桑尼亚桑给巴尔岛的Taveta小镇做一名英语教师。

  就靠着对邮件另一端从没见过的Mamasara女士的信任,8月1日,钟心蕙出发了。“朋友都说我太冒险,我事后想想确实有些后怕。”

  经过14个小时的飞机,穿越整个印度洋,再转轮船,钟心蕙终于来到了陌生的桑给巴尔岛。没有人接船,她一个人找到了一处餐馆,等着电话中约好的Mamasara来接她。这是她第一次见到Mamasara。

  Mamasara把她带到了一家名为Skyview English Center的英语学校,也就是钟心蕙接下来要工作的地方,把她交给学校负责人Ameir便离开了。

  在这所学校里,钟心蕙的主要工作是教30多个学生的英语课,学生年龄从7岁到30多岁不等。没有报酬。

  第一堂口语课,她请学生们讲“我的梦想”。有学生认真地说,“我要去中国。”

  钟心蕙是这所学校里的第一个中国志愿者。后来的口语课,学生们频频提问,俨然把钟心蕙当成了“中国文化大使”。

  觉得不可思议的学生们睁大了眼睛,以至于钟心蕙不得不花很长时间来解释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。

  学生们都很喜欢这个来自中国的女老师,钟心蕙每天上午上课,下午经常有学生邀请她去家里做客,自豪地向家人介绍她。

  坦桑尼亚是联合国宣布的世界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,经济水平大约相当于中国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水平,但当地人尽可能地为这个中国客人提供各种方便。

  钟心蕙住在学校负责人Ameir的家里,去时刚好碰上“斋月”,当地人都只吃晚饭,但女主人还是细心地为她单独准备了海鲜炒饭当午饭。早饭则是钟心蕙自己去买的鸡蛋、牛奶。

  当地疟疾盛行,为防蚊虫叮咬,女主人也特别为她准备了一顶蚊帐,每天晚上单独为她烧洗澡水。

  “《西游记》里有只猴子,有头猪。”这是女主人告诉钟心蕙的,看来中国电视剧《西游记》已传到了遥远的东非。

  文化的交流是相互的。通过Ameir一家,钟心蕙也深深地为坦桑尼亚文化而着迷。

  这里实行一夫多妻制,男子最多可娶4个老婆。但女主人Fathaya却是学校负责人Ameir惟一的妻子。有一天,钟心蕙问Fathaya:“喜不喜欢你丈夫娶别的女人?”Fathaya老老实实回答,不喜欢,但也没办法。

  Fathaya30岁时才嫁给丈夫,“挑啊挑,一直挑不到合适的人,一直到Ameir出现,就觉得OK了。”看来“剩女”是个全球性问题。

  夫妻俩的感情很好,每天Ameir回家的第一件事,就是接过正在烧饭的Fathaya手里的孩子,并亲昵地叫她“甜心”,叫得非常亲切自然。这一年,他们结婚已经8年了。

  在钟心蕙看来,可能是由于缺乏保障的缘故,比如一场疟疾就可能要了命,也没有太多的,当地人很少为明天的事操心,这种活在当下的态度让他们看起来非常快乐、淳朴。

  但当地人改善生活条件的渴望也非常强烈,比如很多学生的梦想是成为医生、老师、司机,这些他们认为是收入高、体面的职业。有的同学直接说,“To be a rich man。”(成为一个有钱人)

  8月10日,钟心蕙结束支教,离开桑给巴尔岛。临走的前一天晚上,Ameir一家人坐在地板上,跟着钟心蕙学说中国话。他们每一个人都在本子上认真地做着笔记,这一幕深深地了钟心蕙。“你好”“谢谢”,他们表示会这些中国话,记住这位来自遥远的中国的小姑娘。

  Taveta小镇的闭塞让许多人不愿意去那里当志愿者,校长Ameir先生很希望建设一个互联网站,帮助Skyview打开对外交流的大门。“我回国后就在想如何帮助校长完成这个愿望,如果有想帮助他们的朋友,请联系我。”钟心蕙说。

  “我的坦桑尼亚之行,对当地人的意义,重要的不是我教给他们英语,而是我的出现带给他们另一个世界。”采访时,钟心蕙说。在她的邮箱里,躺着不少来自坦桑尼亚学生的邮件。